您的位置 首頁 社會

武漢面館砍頭案開庭-動機非面漲價 而是求職被拒

12月15日上午,一度引發關注的武漢面館殺人案,在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首次開庭審理。重案組37號(微信ID:zhonganzu…

12月15日上午,一度引發關注的武漢面館殺人案,在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首次開庭審理。重案組37號(微信ID:zhonganzu37)獲悉,庭審中,公訴方以涉嫌故意殺人罪,建議判處死刑。當天庭審持續4個多小時,未當庭宣判。

此前,嫌疑人胡某的精神鑒定結果顯示,其患有精神疾病,為“限制民事行為能力”人。對此,受害方當庭表示,將提出第二次精神鑒定申請。

▲遭害面館老板。新京報記者 曹曉波 攝

面館老板遭當街行兇

今年2月18日,武漢市武昌區發生一起命案,一名男子持刀將一名面館老板當街砍死,現場血腥,一度引發關注。

事發地點位于武昌火車站東廣場一邊,武漢警方隨后通過官方微博通報稱,2月18日中午12時25分,犯罪嫌疑人胡某(男,22歲),因口角糾紛,持面館菜刀在武昌區武南一村71號一面館門口,將面館業主姚某砍死。據此前媒體報道,胡某將姚某的頭砍掉。

行兇后,胡某并沒有逃離現場,而是蹲在面館門口長達十幾分鐘,隨后被趕來的巡警帶走。

▲2月20日,案發面館的血跡已被清理。新京報記者 曹曉波 攝

12月15日,時隔大半年后,回憶起案發那一天,姚某的妹妹姚芳心情很難平復。姚芳告訴重案組37號(微信ID:zhonganzu37),事發后,家中兩位老人受不了打擊,“住了好幾次院”;此外,姚某12歲的兒子是從網傳視頻得知父親遇害的消息,“心理產生陰影” ,學習成績從班級前列,一路滑到倒數第一名,并產生強烈的厭學情緒。

案發前,姚芳在武漢打工,下午一點多左右,收到消息后到達現場。“去了之后看到,哥哥的身體用布蓋著,但是那個身形一看就是我哥哥。”姚芳說,自己“當場暈倒”,很長時間才回過神來。

公訴方建議判處死刑

關于胡某行兇原因,一度有傳言稱,因面館的“素寬粉”標價4元,但在實際結賬時,姚某要收取5元,而胡某拒絕這一價格,仍堅持按照標價付款,導致雙方出現言語爭執。

不過,重案組37號(微信ID:zhonganzu37)從武昌警方以及受害者家屬的辯護律師處獲悉,調查結果表明,胡某殺人前,曾到姚某面館找工作,遭到拒絕后行兇。

案發后,胡某被警方刑事拘留,并移交檢察機關。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官網消息,被告人胡某涉故意殺人罪一案,案號 (2017)鄂01刑初189號,于12月15日上午首次開庭審理。

▲法院開庭公告。 武漢中院官網截圖

重案組37號探員從胡某的辯護律師于秋處了解到,案件庭審從上午9點15分正式開始,到下午一點多結束,前后持續4個多小時。庭審中,公訴方提出,胡某系因準備前往面館找工作遭到拒絕,因而不滿,最終報復,手段極其惡劣,建議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其死刑。辯方則對公訴方提出的胡某殺人動機提出存疑,并作罪輕辯護,希望法院輕判。

庭審中,胡某當庭認錯,并提出個人能力有限,可出4000元賠償給受害人家屬,遭到受害方拒絕。

胡某家屬的代理律師賀春波告訴重案組37號探員,庭審中,受害方提出,胡某家人案發后沒有道歉,也沒有賠償,對受害者家屬造成二次傷害,因而提出超過100萬元的附帶民事賠償要求。

重案組37號探員獲悉,案件未當庭宣判,下一次開庭時間仍未確定。

▲犯罪嫌疑人。資料圖片

追訪

受害方當庭提出重新鑒定

賀春波說,事發后,胡某精神鑒定結果為“限制民事行為能力”。

重案組37號(微信ID:zhonganzu37)獲悉,胡某事發后的精神鑒定結果顯示,其 IQ值為69,屬于“輕度智能低下”,頭顱平掃未見異常,腦電圖正常,精神病人刑事責任能力量表評分為25,屬于“部分責任能力”,精神病人辨認能力及控制能力量表評定為38分,為“部分喪失”。根據“中國精神疾病診斷與分類系統第三版”,胡某屬于“輕度精神發育遲滯”標準,伴有精神病性癥狀。

司法鑒定意見稱,胡某作案存在一定現實動機,未喪失對作案行為的實質性辨認能力,但作案過程符合輕度精神發育遲滯的起因簡單、缺乏預謀、不擇場所、單獨作案、當場抓獲等特點,對自己當時作案行為的控制能力削弱,但未完全喪失。胡某基本喪失自我保護能力,但不是在幻覺或妄想影響下作案。根據精神障礙者刑事責任能力評定指南,胡某應為限制刑事責任能力。

據媒體報道,2016年10月26日,宣漢縣殘疾人聯合會曾向胡某頒發殘疾人證,類別為“精神”,殘疾等級為“二級”。胡某的代理律師于秋也稱,在會見胡某時,其存在語言、邏輯混亂等情況。

對此,賀春波表示,受害者家屬對胡某的精神鑒定結果存在不同意見,認為其平時行為舉止正常,當庭提出重新鑒定申請,具體二次鑒定時間,還未確定。

法律界人士介紹,在案件偵辦過程中,嫌疑人及受害人家屬均可以個人名義,向司法機關提出刑事責任能力鑒定的申請。司法機關在收到申請后,再委托具備條件的司法鑒定機構進行鑒定。

▲犯罪嫌疑人的殘疾人證。資料圖片

專家說法

精神疾患人員行兇 監護人承擔民事責任

精神專家、南京腦科醫院醫生陳建國告訴重案組37號(微信ID:zhonganzu37),在司法鑒定中,精神類疾病的認定包含一個人的認知、行為和過往經歷,無限逼近案發時的精神狀態,盡可能還原嫌疑人精神活動。在實際精神鑒定中,往往采取由點到面,由表及里的鑒定方法。

在陳建國看來,精神障礙的誘因有多方面,童年陰影、成年后遭受的重大打擊以及持續的精神壓力,都可能導致精神障礙。

“限制民事行為”的鑒定結論,對于胡某的量刑會產生什么影響?多名法律界人士確認,“限制刑事行為能力”的鑒定結果,在量刑上有利于胡某。

不過,曾代理南京“寶馬案”的律師曹艷秋介紹,“限制刑事責任能力”指尚未完全喪失辨認或者控制能力的精神病人,不同于“完全不負刑事責任”,法院在判決時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,但不是必須。

資深法官俞曦告訴重案組37號探員,在辦案中,司法鑒定報告是法官量刑的重要依據。“目前司法機關對于量刑的態度是,盡量慎殺、少殺。”在“慎殺”的大環境下,往往會“刀下留人”。“也就是說,面對這樣的精神鑒定報告,嫌疑人很大程度上可以免死。” 但對于嫌疑人而言,很有可能要接受強制治療。

也就是說,胡某的最終量刑,需要綜合考慮其作案時的精神狀態等因素,但很有可能因為“限制民事行為”的鑒定結論,而獲得輕判。

與此同時,胡某的監護人需要承擔相應民事責任。根據現行法律定義,精神病監護人,是指對無行為能力或限制行為能力的人的人身、財產和其它一切合法權益負有監督和保護責任的人。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》第一百三十三條規定,“無民事行為能力人、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造成他人損害的,由監護人承擔民事責任”。

賀春波據此指出,若胡某最終鑒定結果仍為“限制民事行為能力”,則其監護人放任胡某外出打工,未盡監護義務,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。

責任編輯:張巖

為您推薦

返回頂部
中国竞彩网比分直播